佳木斯市场监督管理局 企业注销 审查不严 惹争议

来源:法观网 作者:水中花 人气: 发布时间:2021-07-07
摘要:在黑龙江佳木斯,马女士与朱海军、陈海燕等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一审时在佳木斯市郊区人民法院立案,经过审理,2017年12月郊区人民法院判决1、被告陈海燕于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偿还
       在黑龙江佳木斯,马女士与朱海军、陈海燕等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一审时在佳木斯市郊区人民法院立案,经过审理,2017年12月郊区人民法院判决1、被告陈海燕于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偿还原告(申请人)马女士借款本金995万元及利息;2、被告朱海军(被申请人)对被告陈海燕偿还原告马女士本金995万元及利息的款项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朱海军对于郊区法院的判决不服,上诉至佳木斯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中,当事人没有提交新证据,对一审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经过审理,2016年6月佳木斯市中院依法驳回朱海军的上诉,维持原判。
       2018年朱海军第一次提起再审申请,二0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一日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判决驳回朱海军的再审申请。
       不合法的公司清算结果得到法院认可
       案件经过一审、二审、再审,三个程序走完,朱海军完败,面对全输的局面,朱海军还是不服,仍然想拿着他不合法的公司清算说事,意图挽回败局。
       2019年朱海军不服佳木斯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黑08民终471号民事判决,向检察机关申请再审,黑龙江省人民检察院提出民事抗诉。不知道朱海军运用什么办法,说服了黑龙江省人民检察院,该院作出抗诉书,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立案审理,黑龙江省人民检察院派检察官出庭。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出具(2020)黑民再301号民事判决,认为原审适用法律不当,予以纠正,判决原审判决(佳木斯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黑08民终471号民事判决)认定事实清楚,但适用法律不当,本院以纠正,撤销佳木新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黑08民终471号民判决;维持佳木斯市郊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主文第一项、第三项,即陈海燕于本判决生效后十五内偿还马女士借款本995万元及利息,驳回马女士的其他诉讼请求;三、变更佳木斯市郊区人民法院(2016)黑0811民初1609民事判决主文第二项为:朱海军对陈海燕偿还马女士借款本金995万元及利息款项以1,037,77781元为限承担赔偿责任。
     (2020)黑民再301号民事判决,马女士蒙了,本来一审、二审都认为判决朱海军就借款995万及利息承担赔偿责任,就连黑龙江省高院上一次再审也认为判决朱海军就借款995万及利息承担赔偿责任,怎么黑龙江省高院又否定了自己,给承担赔偿责任设立一个限,以1,037,77781元为限承担赔偿责任,马女士在问,为什么设置这个限?凭什么?就是凭朱海军对诚远公司不合法的清算吗?
       马女士的代理律师指出:“其实朱海军当初对诚远公司进行清算就是图谋不轨,意图非常明显,就是为了逃避欠马女士的债务,很明显,朱海军闭门清算,没有按照法律规定在全国或者公司注册登记地省级有影响的报纸上公告诚远公司清算的事情,而是跑到佳木斯日报上去公告,还强词夺理说佳木斯日报是省级有影响的报纸,说明朱海军不想让马女士知道诚远公司清算的事情,诚远公司注销,欠马女士的账就烂了,这是朱海军的如意算盘。然而,2020年的黑龙江省高院再审,却认可了朱海军违反法律规定的公司清算,使用了清算结果”。
       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院长,中国企业家犯罪预防研究中心主任,北京企业法律风险防控研究会会长张远煌就本案指出,本案的公司清算存在严重问题。清算其实更多的可以理解为核算,当公司章程规定的营业期限届满或者公司决议解散等等公司法规定的情况出现后,公司进入清算,对资产、债权债务、法律关系的等进行梳理。如果没有出现资不抵债的情况,那么顺利的进入到后续的剩余资产分配、债权债务处理,并最终申请注销登记;如果出现资不抵债等破产法规定的是由时,那么就要向法院申请破产。
       朱海军不合法的清算行为得到了佳木斯市工商局(现为市场监督管理局)的认可,朱海军违法法律规定的企业注销申请被佳木斯市工商局批准,马女士认识到,是佳木斯市工商局不合法的行为,帮了朱海军,于是,马女士把佳木斯市场监督管理局告上法庭。
       被告答辩遭质疑
       佳木斯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在庭审时答辩认为1、《资产负债表》不是公司注销申请时的必须材料。2、朱海军在佳木斯日报上发布公告,符合法律规定,佳木斯日报为公司“注册地省级有影响的报纸”。3、市场监督管理局业务量大,对申请人是否存在分公司没有相关的系统或渠道能够进行查询。4、被告对申请人提供的文件、材料尽到了审慎的审查义务。
       以上佳木斯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四个方面的答辩,遭到马女士的代理律师的质疑,首先,《资产负债表》是公司注销清算时必须提交的材料,《公司法》(自2006年1月1日起施行)第一百八十六条规定,清算组在清理公司财产、编制资产负债表和财产清单后,应当制定清算方案,并报股东会、股东大会或者人民法院确认,而申请注销时,本案申请人没有提交《资产负债表》。其次,申请人在佳木斯日报刊发公司公告,通知债权人,不符合法律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二)》第十一条规定,公司清算公告应在公司注册地省级有影响的报纸上刊登,被告竟然称佳木斯日报为公司“注册地省级有影响的报纸”,没有任何依据,在互联网上搜索佳木斯日报的自我介绍,《报刊影响》一栏中,表述是“《佳木斯日报》是佳木斯地区老百姓不可或缺的一张政策类报纸,除了提供上级部门相关的各项政策外,还有老百姓日常生活所关心的问题,.......。”很明显,连佳木斯日报自己都认为是佳木斯地区的报纸,在互联网上查询省级有影响的报纸时,黑龙江省有黑龙江日报,没有找到佳木斯日报。再有,代理律师认为,第一,作为审查机关,被告没有尽到审慎的审查义务,被告没有审查到本案申请人朱海军所提交的文件、材料中有重大缺失,没有资产负债表;第二,被告没有审查到朱海军的公告刊登报纸佳木斯日报级别不够,这是在形式上明摆着的;第三,对于朱海军的诚远公司是否有分公司,被告已经承认没有调查,这些简单的事情都不去查?被告所说的形式审查在哪里?连申请人是否有分公司都不查,被告还多次强调他们尽到审慎的调查义务。
       马女士对于佳木斯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更是质疑,她表示,被告佳木斯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称“他们的业务量大,在办理企业注销登记时对申请人是否存在分公司没有相关的系统或渠道能够进行查询”,此说法几乎让本人无语,市场监督管理局“业务量大”是市场繁荣、经济搞活的体现,是好事情,但是,业务量大,不能成为其做出错误行政行为的借口,业务量大就可以犯错误吗?犯了错误还不承认吗?另外,被告称,对申请人是否存在分公司没有相关的系统或渠道能够进行查询,我们要问,对于是否有分公司,工商局都没有相关的系统或渠道能够进行查询,哪里还能有?作为工商登记管理机构,被告推卸责任的企图再明显不过。马女士认为,对申请人是否存在分公司,被告不是没有相关的系统或渠道能够进行查询,而是不去查询,查询是否有分公司是被告该做的,而被告该做的不做,就是行政不作为,由此带来的法律后果,被告不可推卸。
责任编辑:水中花
首页 | 新闻 | 关注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房产 | 时尚 | 生活 | 图片

Copyright © 2002-2021 法观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法观网

电脑版 | 移动版